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天罡真好吃,想吃他。
有机会写写。

初遇(白芳)

#白芳
#别提历史
#可能ooc?

李元芳借着夜色潜伏在某间酒楼的架梁上,因为身形小的优势,在此间的潜伏更容易了些。
他轻轻翻动着手中写满了一大半的本子,在某篇的空白页停了下来,然后开始动笔记下了什么东西。

“不愧是狄大人手下的长安密探。”

那声音完全融入了此时喧闹的酒楼中,然而由于李元芳并非常人,他的大耳朵动了动,骤然抬头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李白,唯一在长安城墙上留下剑痕的那个人类,也是李元芳素来敬仰的狄仁杰的好友。
元芳曾经在与狄仁杰交接事务的时候见过李白几次,不过只是匆匆几眼,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
现如今一眼看过去,那人手执一酒壶,壶中的酒水直顺喉咙浸入腹中。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刚才的声音...

犹可追(一)

#追凌凌苑无差

事情结束了。

蓝思追走在蓝家的队伍里,心事重重。方才他进去只看到基本上己方都没有什么伤亡,犯人又被绳之以法,自然是喜形于色。然而他此时缓过劲来,金光瑶不管怎么说都是金凌的小叔叔,如今他又死了,那金家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金凌那时的脸还有以前在船上那次哭出来的模样忽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蓝思追的脚步不由慢了下来,一点点地从队伍最前面落后到了末尾,趁着没人注意就离开了。蓝家的小辈们都不算是这次的当事人,也就没有经历那些事情的心悸,反而一个个的都兴致盎然讨论此事。蓝启仁他们这些长辈还有事情需要处理,当然不会跟着他们这一群小辈慢悠悠地回去,早早地就走了。
蓝思追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走,但...

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薛洋刚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两眼发黑,全身没有一点儿力气,可嗓子里的干渴搅得他难受至极。可就算醒了也无济于事,别说站起来去找水了,他此刻就连坐起来的力气都分毫没有。眼皮沉沉地,薛洋强忍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没能抵御,又昏睡了去。
似乎是有水流声淌过,融在一缕缕丝竹管弦之中。四周人流攒动,三两个人做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听不真切,也看不清这些人的面孔。薛洋在这人群之中一时之间有些茫然。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左臂,嘴角染上笑意,七分苦涩,三分怨愤。
忽地眸光一闪,一个衣衫胜雪的影子从他身边掠过。薛洋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追了上去,而四周的景象在他没发觉之处逐渐...

执念[修改重发]

“怎么,你那刚过门的媳妇又跟你生气了?”薛洋将一颗糖块递到嘴里,糖块在嘴里化开,甜味溢了满嘴。他笑看着金光瑶,眼里尽是不屑和鄙夷。“就如我所说吧,结婚了之后果然就更麻烦了。”
“呵呵,是吗?”金光瑶却丝毫不在意一样,坦然笑道:“但这样我们却可以一直在一起啊。”
“死了也可以,分毫不差。”薛洋望着他的表情说不出来的别扭,顿了顿,莞尔一笑:“而且,死了才更听话。”
他将右手覆在左手上,轻轻抚摸着自己那缺失了一根小拇指的地方——

“昨天那疯婆子真闹腾,本来就不好看,切。”
薛洋拎着菜篮,手里还拿着一个咬了一口的苹果。今天他的心情各种地不好,不知道为什么一阵发慌。不过他这个人坏事干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就是...

我的外甥,谈恋爱了?

凌江
OOC有,第一次写这俩还摸不透,先试试水,就请多担待了。

1
江澄近日来发现他的小外甥越来越不对劲了,也不在每天吵吵着去夜猎了,就把自己憋在房间里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好奇归好奇,但江澄最近忙得厉害,也无闲心去管。知道有一天魏无羡来了,江澄虽然面上不好看,但只要魏无羡别闹出什么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下魏无羡可自由了,像个……就是个没事人一样在府邸中逛了一阵子,当然,他肯定不会是自己来的,还带上了蓝忘机。一对狗男男在各种释放闪光弹之后,这才满意地准备离开了。
离开前,魏无羡特意找到江澄,告诉他:“啧啧啧,小屁孩都知道发情了。”

2
就算江澄有的时候迟钝,可这句话再结合一下金凌近日的状态,江...

“怎么,你都知道啦?”

薛洋半倚在墙壁上歪着头看向那个与自己相处数年衣袂翩跹的道人,那人往日里的温润表情尽数褪去,随之替代的是满腔的愤怒,还有那自缠绕数层绷带之下流出的血泪。

“薛洋!”

晓星尘一字一顿念出薛洋的名字,恶狠狠地语气,仿佛要把他咬碎在唇齿间。霜华在他身后已出鞘,可薛洋自己的降灾呢?又为何不祭
出来。
下一秒,画面瞬转。薛洋的胸口不断溢出粘稠散发着腥味的鲜红液体,可他的嘴角还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疼,钻心的疼。

…………

夜,月明星稀。
薛洋从睡梦中惊醒,额头上大粒的汗珠滴落而下,衣衫被汗水浸湿,止不住的喘息,似是还没从梦中缓和过来。

“你怎么了?”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黄粱一梦

#王杰希
#可能OOC

“这一路走来有喜也有悲,有过胜利也有过失败。如今已经是我在这个荣耀联盟的第九个赛季,但很遗憾,我将不会再继续走下去。”

止住话头,环顾了一眼台下,惊讶或者唏嘘的声音传至耳边,深呼出一口气继续说道。

“微草接下来的队长将会由高英杰担任,王不留行的帐号卡也将会转交给他。他将会比我更出色,将微草带到一个更高的方向。”

侧过身子特意后退一步,让英杰显现于镜头之前,刻意让众人的心思转换到微草上来。和过去不同,他已经不似当初那时忸怩,可多少也可能是因为这个信息对他的影响过大了,他愣在原地有了一阵子才稍许反应过来,旋即向前一步就微草的未来做出承诺与规划。

是啊,他已经成长了。...

随笔

随笔

一直觉得她是个感情都会表现在心里的人,最起码不会明说出来太多。
“我想你了,抱不到你我都睡不着觉,我都一晚上没睡好了,你让你爸过来接我吧。”带着哭腔。
我一怔。
原本以为一直都是我对她十分依赖,甚至已经这么大了还总是想跟她一起睡觉,抱着她的腰说不出的安心。原本以为她是不喜欢我这样的,她说每天晚上睡得特别累,像背一座大山。
后来我也哭了,明明没什么的,可是听见她哭我也跟着哭,根本停不下来。她问我,你爸来接我了吗?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的问我。我说,快了快了,他马上就去。
后来她不哭了,她告诉我也别哭了,她说没事了我不去了,没事啊,乖,别哭了。我说不行,然后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一直在哭。她说,你也...

意料之外(2)

苏英 ooc有

11

今天斯科特心情格外地——愉悦。

原因是他那个蠢货弟弟用错魔法不知道把自己搞到哪去了。

这难道不是个该庆祝的事儿吗?

12

…大概可能也许好像,他没这个时间去庆祝了。

原本属于亚瑟的工作一下落到了斯科特头上,哦,shit!

13

不知道斯科特那家伙看到我消失之后会笑成什么样。

啧。

[说吧,你没事往那块跑啥?]

[…]

[说话!]

[…]

[嘿,哑巴了?]

[笨蛋!]

那个时候我是去干什么了?亚瑟想。

14

哦,我知道了。

斯科特那个时候出门打猎的时候,被那附近的野兽弄伤了。

当时他还不知道国家意识体受的伤不会怎么样,所以就屁颠屁颠...

©问君何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
1     /     2